尤以早期居多,” ?>

尤以早期居多,”

  尤以早期居多,”
  

按照汉制,诸侯死后都葬于封地,十几座诸侯王墓及他们的王室成员和大小官吏的墓葬遍布于徐州境内,

玉枕的流行有一定的时代特征,分为西汉早期、中期、晚期,东汉早期、晚期五期,

赵赟认为,汉代玉枕整体构图变幻莫测,设计新颖而不囿常规,华贵而不落俗套,雕琢之精,品种之多,都是空前绝后的。
  

在两周时丧葬用枕已成为一种定制,但丧葬中使用玉枕的时代相对较晚,根据目前的考古资料,玉枕的使用主要在汉代。从目前出土的资料显示看,两汉诸侯王墓出土玉枕多发现于西汉早、中期等级相对较高的墓葬中,尤以早期居多。玉枕主要特点是枕体构件有的为精雕细琢的圆雕玉件,有的以青铜铸造框架,枕体表面镶嵌或粘贴片雕玉片,而这种片雕件又多为旧玉改制而成,有的结构简单,朴素无华。造型上,部分玉枕还采用了龙或瑞兽的形象,构思巧妙,刀法细腻,显示出汉代炉火纯青的装饰技术,在传达汉人审美观念的同时,也增加了其艺术价值。
     

玉枕是敛葬用的,生活上基本不用
  

在两周时丧葬用枕已成为一种定制,但丧葬中使用玉枕的时代相对较晚,根据目前的考古资料,玉枕的使用主要在汉代,其他时代少见。而且玉枕是西汉王侯及高级贵族墓葬中常用的丧葬用玉,一般使用玉衣和玉面罩的墓葬多使用玉枕。从目前出土的资料显示看,两汉诸侯王墓出土玉枕多发现于西汉早、中期等级相对较高的墓葬中,尤以早期居多。
  

按照汉制,诸侯死后都葬于封地,十几座诸侯王墓及他们的王室成员和大小官吏的墓葬遍布于徐州境内。因此,不难理解,江苏徐州发现玉枕数量最多,达十余件,占全国出土玉枕的半壁江山。
  

依据西汉楚国的地位和实力,有专家认为楚国拥有自己的制玉作坊和一批技艺高超的制玉匠师,这应是徐州地区出土众多玉枕的一个重要原因。
  

徐州博物馆馆长孟强介绍称:“西汉早期是玉衣发展重要的阶段,根据徐州的出土来看,当时的楚王,自己就有玉器加工的工房。到了东汉,中央也已经有专门的作坊。”他强调:“玉枕是敛葬用的,生活上基本不用。”
  
尤以早期居多,”
  

诸侯王用的玉枕,通常玉的质地较好,雕琢精美,地位稍低的高级贵族使用的玉枕,玉质相对差些,充分显示出墓主身份和地位的差异。
  

南越王墓出土丝囊珍珠枕及滑石枕
  

汉代墓葬中,玉枕的使用并非单纯孤立的,而是与其他玉器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殓葬玉器的组合。已发掘的两汉墓葬中,出有玉面罩、玉衣的墓中大多都有玉枕,其他墓葬中均未发现。
  

而这些墓葬的墓主多为诸侯王、列侯或高级贵族等。根据考古研究者赵赟的描述称:“诸侯王用的玉枕,通常玉质较好,纹饰繁复,雕琢精美,如河北满城墓中山靖王及其夫人窦绾、江苏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墓主玉枕等。地位稍低的列侯、高级贵族使用玉枕的玉质相对差些,工艺简洁,如江苏徐州药检所、韩山汉墓及安徽亳县董园村二号墓等,充分显示出墓主身份和地位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南越王墓出土有玉衣,却没有出土玉枕,而是丝囊珍珠枕以及滑石枕,叶丹洋称“可能是由于南越王虽然接受汉朝册封,但是又相对独立的缘故,因而丧葬习俗与中央汉朝稍有差异。”
  

与西汉南越王墓有玉衣、没有玉枕相反的是,还有一些墓葬无玉衣、玉面罩的发现,但却有玉枕出土,在赵赟看来“这些墓葬的等级相对更低一些。”
  

玉枕的流行有一定的时代特征,分为西汉早期、中期、晚期,东汉早期、晚期五期。主要集中使用于西汉早期,可谓是玉枕的繁荣期,无论在品种、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达到了鼎盛。
  

目前已出土的汉代丧葬玉枕形式复杂多样,特征明显,是当时玉枕流行情况的实物见证。大多数玉枕由玉片、玉板等组成,也有少量由整块玉料雕成或为铜镶玉、嵌玉而成。据了解,从其造型、工艺分析,可分为板凳形兽头玉枕、长方盒形镶玉木枕、“U”形嵌玉铜枕三种类型。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就有展出徐州狮子山楚王陪葬墓出土的“食官监”玉枕,玉枕呈板凳状。由枕足、枕板和兽头饰三部份构成,枕板内为一长方形木枕芯,上面镶饰有35片雕琢精美的龙形、长方形、“亚”字形等玉片。枕板两端为兽头状玉饰。枕腿略呈“工”字形,该陪葬墓还出土了一方“食官监印”,墓主当为楚王的食官监。
  

南越王博物馆研究馆员叶丹洋介绍,食官监为管理楚王及属下餐饮的官吏,“汉皇室有食监,王国设尚食监。”而类似的形制的玉枕,还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西面第5侧室和其他陪葬墓中,使用者应是楚王及殉葬嫔妃。玉枕雕琢精细,华贵典雅,彰显着使用者高贵的身份。
  

汉代玉枕构图变幻莫测不囿常规
  

已出土的玉枕除这种板凳状之外,徐州韩山刘墓出土的玉枕为长方盒子形状,由19块青玉片拼合而成,分别粘贴于枕头的五个面上,玉片正面平滑光洁,背面粗糙,有的有切割痕迹。玉枕每个面上有红色镶边,玉枕中间有硬质枕芯。徐州火山刘和汉墓出土的镶玉枕,枕身为长方形,枕面与前后两侧各镶贴有三组玉片,并以金箔切条贴在玉片上组成菱形及三角形图案,周边以金箔包边。
  

而河北满城中山靖王刘胜墓和窦绾墓出土的玉枕却为“U”字形,铜框,上镶玉片。刘胜玉枕呈长方形,两端为高昂的兽首。枕的四矮足被设计成兽爪形,枕表面鎏金,饰有浅浮雕式图案。
  

值得一提的是枕内还放置“具有驱虫、抗菌效用的花椒。”
  

赵赟认为,汉代玉枕整体构图变幻莫测,设计新颖而不囿常规,华贵而不落俗套,雕琢之精,品种之多,都是空前绝后的。纹饰多样,有龙纹、虎头纹、兽纹、卷云纹、涡纹、蒲纹等,不仅吸收继承了战国时期的部分纹饰及传统的技法,还出现了一些新的纹饰。雕刻手法上亦有创新,采用了圆雕、透雕、高浮雕、浅浮雕、阴线刻、鎏金、贴金、镶嵌等工艺手法,并与绘画雕塑等多种工艺表现手法有机地结合起来。
  

玉枕是敛葬用的,生活上基本不用,

而这些墓葬的墓主多为诸侯王、列侯或高级贵族等,枕板两端为兽头状玉饰,”而类似的形制的玉枕,还出土于狮子山楚王墓西面第5侧室和其他陪葬墓中,使用者应是楚王及殉葬嫔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